爱永远为时不晚

妈被骗了,当我看到爸爸忙碌的身影时

一、母亲哭了

又是一年高考来临。朋友圈里全是给高考学子加油的消息。从头刷到尾,话语几乎相同,但每条都还像是写给我的。两年前,第二次高考,心惊胆战。一年前,没有高考,却仍然莫名紧张。梦里被自己吓醒,梦见自己高考失利,决定复读。

妈被骗了。骗子伎俩并不高明,只不过是利用了妈作为一个异乡人的胆怯,就轻易骗走了她的手机和300块钱。被骗后妈的神色几天都木木的,眼睛不敢直视我,像做错事的孩子。小时候,我不小心打破了碗碟,就是这种表情。­

有些记忆,像一个个节点,被我们重重地打上一个个结,永远无法抹去它的痕迹。然而我以为,今年这几天,我会频繁想起从前自己的辛酸和苦痛,然而,我却想起了,那时一直陪伴我走过的父母。我高考了两次,折磨了父母两次。

看她怯怯的眼神,我不忍埋怨,豪迈地安慰她说没事!不就一破手机和300块吗?努力的话,我一天就挣回来了!我知道妈不会相信,但还是说了,说完转身上班,还没出门,听到一阵压抑的哭声。­

从未经历过高考的他们,没想到,以这种形式体验了高考的艰辛。

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——记忆中,妈性格一直很坚强,和爸爸吵得天翻地覆也不曾流过泪,现在,她居然哭了!我整个人僵在那里,不知道如何是好,这个伤心哭泣的女人,她是我的妈妈,我饿了渴了,向她撒娇;气了苦了,向她抱怨;喜了乐了,却往往是最后一个和她分享。她是我的靠山我的港湾,可此刻她如此伤心,我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她的苦楚。­

仍然记得,三年前,我和父母说决定复读,妈妈抱着我哭了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哭。后来我才懂得,她是真的担心我受累。我也看到了,爸爸脸上的担忧。那一幕,永远刻在了我19岁的青春里。

妈在未嫁前是家中的长女,一手带大了几个弟妹,出嫁后是家里的顶梁柱,把一个家托举起来。她喜读书报,头脑精明,可在这南方的异乡,我工作生活的城市,她却轻易被骗了,我可以想见她的羞耻,无处诉说的委屈与自责。­

那是第二年的高三。本来就睡眠不好的我,身体状况也不容乐观。忙于工作的爸妈,更加关心我的日常起居。然而因为忙碌,于是,每天只有早餐可以在家里吃。于是这就成了爸妈工作的一部分。为了让我把这一顿吃好,爸爸每天4点起来,亲自为我做早餐。记忆最深的,是肉夹馍。把馒头切成两半,把肉汤熬好,慢慢灌进去。虽然知道我从不吃猪肉,但爸爸坚持,不能让我丢了营养。开始时,我很抗拒,但后来,当我看到爸爸忙碌的身影时,我看到,肉夹馍里,全是爸爸的汗水和爱意。

下班回家,妈的眼睛还是红肿的,我无从安慰,只得装作没看见。­

还记得两年前的今天,爸妈在校门口焦急等待的身影。我从几千人中看到他们,跑过去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。天气很热,但拥抱很温暖。没有语言的三个人,享受着那一刻的美好。

夜晚我们睡在一张床上,两人都翻来覆去不能成眠,将床压得吱吱作响。妈是念着我一个人漂泊在外,特意赶过来照顾我,刚一来她就把我租住的小屋整的纤尘不染,每天学着广东主妇精心煲汤,只为了能让我在他乡也有家的感觉。­

去年的今天,大一。一个安静的晚上,妈发来微信,问我想吃什么。当时我在看电影,就简单回了个“没”,然后继续投入到电影中。不到一分钟,就在电影演到高潮的时候,妈突然打来电话。我不耐烦地划上去,还没来得及开口,电话那头就传来妈关切的问候,原来妈以为我是遇到了事情,所以才回复她那么仓促。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厌烦,没有说话,就挂断了。

忽然想到,妈的眼泪是因为——被骗的挫败感还在其次,她一定是为自己给我“添麻烦”而感到不安了。­

心情被扰乱,看电影也没了兴致。慵懒地爬上床,就沉沉睡去。梦里恍惚看见妈躺在病床上,爸在旁边默默流着泪。我从远处跑向爸妈,爸妈却一直后退。我从哭泣中惊醒,一个人呆坐在床上,周围还是一如既往地漆黑,不会有暖黄色的灯光,也没有深夜有人推开门给我盖盖被子,第一次觉得异乡,会引起我这么多思念,异乡,真的是异乡了。

印象中,这是第二次看见妈如此伤心落泪。第一次是外公去世时,她号啕大哭,絮絮向我说起外公的一生幸苦,说起他冬天常穿的那件老旧棉衣……那几个夜晚,妈妈累极了的时候会沉沉睡去,虽然脸上已有深深邹纹,可睡容柔弱得像个孩子。是从那次起,我才开始意识到,在我眼中一贯强悍的妈妈也有脆弱无助的时候,她,也只是个父亲膝下的女儿.­

记得去年暑假回家,我又在房间玩手机,妈轻声说了句,能陪妈妈看会电视吗,我连看都没看妈一眼,继续玩着手机。妈什么都没说,关上门,离开了。那一瞬间,不知为什么,我突然眼眶发热,感觉妈真的老了。再也不是那个对着我大声呵斥,严厉要求我成绩的妈了。我也因为上了大学,不会一听见门响就收起手机,继续装作学习。

二、相伴的时光

我放下手机,坐在她身边,她还像个孩子一样,抱住我,说自己白头发越来越多了,一定是染发剂出了问题,还会和我絮叨她的风湿越来越严重了,我脑海里匆忙掠过,这是,什么时候的事情,以前没有的啊。刚想开口问,一转头,她已经睡着了。我摸摸她的头说,妈,以后我一定多和你聊聊天。

第二天,出租房停电了,不知道线路出了什么故障,家里一片黑暗。疲劳而心绪全无的我倒在床上。妈不知何时出去,叫来了保安,保安又找来了师傅,总算把电路修好。­

出发去学校的那天,妈把我送到车站,我为了不让她担心,没有告诉她我要一个人去学校。她却还是不放心,怕我不敢和别人换座位,怕我行李箱没地方放,开车前最后一分钟,她还硬挤上车,谦恭地求我身边两个大学生,把我的行李箱举上去。我承受不住别人的目光,一把把她推下车。火车缓缓开动,妈一直站在那里,看着我越来越远。一连几站,我都没有开手机,也没有和她和爸联系。

灯亮了,妈在厨房里忙着,无声无息。我抱歉地站在她身后,叫了一声妈,再不知说什么。可以想象,不会说普通话、听不懂广东白话的她,费了多少口舌,才叫来保安。而我,只会任性地听凭自我情绪泛滥。­

晚上十二点,我上车已有六个小时,我打开手机,却发现有六条微信,全是来自妈,每隔一个小时,她都问我到了哪里。最后一条,是三分钟前。十一点五十七分,她告诉我,闺女,睡不着吧,睡不着就和妈聊聊天,妈不困。我的眼泪顿时就吧嗒吧嗒地往手机上砸,这个闺女她叫了十几年,一直都没有更改过。她一直当我是那个她去哪都会跟在后面,做事情总是丢三落四的小姑娘,到了哪都不让她省心。十几年没有离开过她,小时候去亲戚家住几天,她都会催我回家,说太想我。那时我总是觉得她是想逼我学习,所以爸爸出差,总是留她一个人在家,不知道她有多孤独。我还想回到从前,再和她躺在一张大床上,让她抱着我睡觉,这样,她就不会孤单。然而我望向车窗外,却已到了南方,这是,离家,离她,真的远了。

饭菜香渐渐从厨房传来。妈的背影在灯下居然有几分佝偻。这个我世上最亲近的女人,正一天天老去、衰弱,有一天,她会虚弱得需要照顾。我的眼泪,一下子掉了下来。­

前几天,爸爸和我聊天,闺女,你最近一定挺忙的吧,爸最近可忙了。随后一个微笑的小表情。

我真心去疼过她、爱过她吗?——就如她这么多年来一直疼我、爱我那样!­

在学校里发号施令的他,却因为我变得格外可爱。会为了我去下载表情包,会学习我说话的语气。过马路时会紧紧拉着我的手。我在家的每一天,都会等我下班回家,问我想吃什么,亲自做给我吃。不知道我爱吃什么零食,就专门去买昂贵的那一类。每天回到家,就会看到一桌子的零食。感觉自己还是个小女生,在他眼里,永远都是。

尽管工作还是很忙,我开始抽时间陪妈去买菜,挑选着水灵灵的萝卜和嫩生生的小白菜,为几毛钱和菜贩讨价还价。我每次都想买一堆回去,妈却说菜要吃新鲜的,天天来买好了,我知道,她是珍惜我们母女一同买菜的时光。­

上了大学以后,才发现他是那么脆弱,我走了他会哭,我写文章给他,他也会哭。

每位到异乡来陪儿女的母亲都像妈一样孤单吧。一台小小的彩色电视机是妈唯一的伙伴,闲的发慌,她甚至为我织起了毛衣,其实南方的天气基本上用不着穿毛衣。每日三餐她变着花样给我做,尽管听不懂本地电视节目的白话,她硬是从电视上学会了近三十种汤水的做法!­

我是爸爸的依靠,也是妈妈的依靠,他们喜欢像小孩子一样,和我说说烦恼。也会时常生我的气,说我不好好照顾自己,每天都把自己弄得像高考一样。我仍喜欢着躺在妈妈怀里的每一个瞬间,喜欢爸爸手掌的每一次紧握。